男子酒后猝死家属告酒友 法院认为劝酒证据不足

 成功案例     |      2019-07-16 19:50

  南京人李某和六个朋友在一起聚餐喝酒,回家后,李某就上床休息了。结果,次日上午,李某的妻子王某发现李某竟然去世了。李某的妻子认为,丈夫的去世,与其六个朋友的劝酒有关,他们应该赔偿。在索赔无果后,王某带着婆婆和儿子,将老公的六个酒友一股脑告上了南京栖霞法院,要求他们赔偿四十余万元。栖霞法院审理后认为,六个酒友不应对李某的死负责,一审驳回了王某等人的诉请。

  告六酒友劝酒造成丈夫酒后猝死

  王某等三人起诉说,今年2月7日下午,李某受包括六被告在内的10名渔友的邀请,前往位于迈皋桥莫土菜馆饮酒。席间,李某多次声明其心情不好,不能多喝,但六被告却极力劝酒,碍于盛情,李某只好与六被告一一碰杯喝酒。因摄酒过量等因素,酒宴未罢,李某就醉倒在餐桌上。

  面对醉酒的李某,六被告并没有采取任何救助措施,而是放任其昏睡。直到酒宴结束,才将李某抬至家中。当晚,李某一直处于昏睡状态。为防不测,王某与儿子遂将其送往江苏省中西医结合医院抢救。经救治无效,医院于2010年2月8日下发死亡医学证明书,死亡原因为“猝死”。

  王某等认为,公民的健康权、生命权受法律保护。六被告明知李某“心情不好,不能多喝”、过量饮酒会损害其身体健康,但仍极力劝酒,最终造成身体一直健康的李某猝死。六被告极力劝酒的行为侵害了李某的健康权和生命权,六被告应当对李某死亡所造成的损失承担赔偿责任。他们请求法院,判决六被告赔偿丧葬费、被抚养人生活费、死亡赔偿金、精神抚慰金等共计四十余万元,并承担全部诉讼费用。

  六酒友认为他们已经尽到了照顾义务

  法庭上,六名酒友讲述了事情经过。2月7日下午5:45,众渔友在土菜馆聚餐,大家相互敬酒,谈论鱼经,并没有人强行灌酒和极力劝酒。在场共10人,喝了3瓶半45度的白酒,快结束时,李某靠在椅子上睡着了,并有鼾声。因李某平时嗜酒,酒后睡觉也是常事,两名酒友就到他家通知家属,但敲门后无人应答,二人又回到饭店。这时,李某的手机响了,其中一名酒友王某代接,对方是李某妻子,说刚才她在家,没有听到敲门声,问何事。王某说老李喝多了,李某的妻子便让他们一定要送回来。随后,四名酒友将李某送到家中,并扶上床,盖上被子,李某妻子谢过大家并把大家送出门,当时是晚上7:30左右。第二天,听说李某猝死,渔友们十分惊讶。

  六名被告认为,聚餐相互敬酒是人之常情,他们在主观上并无强行灌酒的故意,客观上也没有实施强迫性劝酒行为。饭后,他们将李某安全送回家,完好无损交到其妻手上,其妻当时并未提出异议,他们已尽到了合理的安全保障责任和足够的相互注意义务。从王某提供的病历及死亡医学证明书等证明显示,抢救时间是次日凌晨5:48,这与李某安全到家已相隔十个小时。如果要求他们在十个小时前就能预测李某会发生生命危险,未免过于牵强。更何况,当时王某在场也没有提出任何的预测或提醒,病历没有记载有酒精中毒或饮酒过量等情况,因此,王某的证据无法证明李某的“猝死”与饮酒有直接的因果关系。所以,他们认为,他们对李某的死亡并无过错,不应承担赔偿责任。此外,李某的母亲有其他子女,所以被抚养人生活费的主张不符合规定,精神抚慰金也没有法律依据。

  法院认为死亡与饮酒没有必然联系

  栖霞法院审理后查明,六名被告所述属实。将李某送回家后,李某妻子王某一直在李某旁边看电视至24时许睡觉。次日晨5时许,王某发现李某身体有异样,对外界没有反映,故打110报警,并由120送至江苏省中西医结合医院抢救,2010年2月8日6:40左右,李某因抢救无效死亡,死亡原因猝死,未作尸检。在审查各项证据后,法院认为,现有证据不能证明李某的死亡与饮酒之间存在因果关系,而六被告与李某共同吃饭、饮酒的行为并不会必然导致李某的死亡,所以六被告对李某的死亡后果,不应承担赔偿责任,故一审判决驳回了王某等三人的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减半收取,由原告方承担。

  四个要件均未构成侵权

  主审法官蒋文告诉记者,一般侵权行为的归责适用过错责任原则,实行谁主张谁举证的原则,所以李某家属应举证证明六被告的行为符合一般侵权行为的四个构成要件:一、行为的违法性;二、损害事实的存在;三、违法行为与损害事实之间存在有因果关系;四、行为人主观上有过错。对照这四个构成要件就会发现,该案中,死者李某与六被告等在饭店吃饭、饮酒的行为,不属于法律行为,不具有违法性,李某与六被告之间不存在约定或法定的权利义务关系;根据原告提交的证据,不能证明六被告在饮酒过程中对李某有劝酒或强迫饮酒的行为,且六被告在李某酒后,积极将其护送回家并交给成年家属照看,已做到了合理的照顾,故六被告的行为不存在过错情形。(文中当事人为化名)(通讯员